相关文章

他送给巴黎一个蓬皮杜又要为杭州栽一片芳草地

杭州与普利兹克奖(世界最具影响力的建筑设计奖)很有缘。

先是中国美术学院的王澍得了这个建筑界的诺贝尔奖(2012年),成为中国唯一获得普利兹克奖的建筑师。接着,1995年普利兹克奖得主安藤忠雄,又设计了良渚文化村里的文化艺术中心,项目已启动。

接下去,在杭州的天目山路与古墩路交叉口,将出现又一位普利兹克奖得主的作品—由1998年普利兹克奖得主、意大利建筑师伦佐·皮亚诺(Renzo Piano) 携手GOA大象设计打造的江南布衣总部。

这个项目,是这位因设计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而闻名全球的建筑师,在中国的第一个项目。

昨天,伦佐·皮亚诺抵达杭州,与他的中方设计合作伙伴GOA资深合伙人、杭州西子湖四季酒店的建筑设计师陆皓先生,畅谈这座即将出现的建筑,与他们的建筑情怀。

尽管只是第二次来到杭州,但皮亚诺对杭州的“绿”赞誉有加。而正是出于这种尊重与赞美,“所以,我们不想把这里建成一座纪念碑式的建筑。我们都关心建筑与环境的和谐,建筑与艺术和自然之间的关系,也因此创造了这个项目的‘生命果实’模式。”

根据陆皓介绍,整个项目的目标,是打造一个集商业、秀场、艺术中心、私人美术馆、办公楼等功能于一体的新概念艺术园区。

皮亚诺最初的设想,是一只“苹果”,“外表光滑,内心丰富。”

而在一些细部的设计中,他会通过绿化让建筑融入环境之中,比如作为第五立面的屋顶,会尽可能被茶树覆盖,而朝向广场的立面,会被设计成特殊的生态绿化幕墙。

整个园区的重心,是地块内的中心广场。

皮亚诺介绍,他的设计是通过围合的方式,在地块内创造一个130mX95m的中心广场。广场上将会有植被、镜面水池及下沉广场等丰富的景观元素,然后通过连廊“创造出广场与城市之间的连接与渗透感”。

这个广场的设计与皮亚诺在巴黎的住所有许多相似之处。

皮亚诺位于巴黎的住所,就在玛莱区著名的孚日广场。

孚日广场曾是巴黎最古老的皇家广场,也是第一座经过都巿规划的公共空间,环绕在广场四周的画廊、艺术品专卖店,以及咖啡馆里飘出的咖啡香与音乐声,都会让人驻足停留。

法国大文豪雨果的巨著《悲惨世界》,有一大半的腹稿就是在孚日广场6号形成的。

陆皓说,在前一晚的餐后,他们聊起退休后的事:“这些意大利的同事跟我说,退休以后就可以在江南布衣的这个广场上尽情地待着。”

从皮亚诺设计的平面图里,我们不难发现,无论从尺寸还是形状的角度,江南布衣总部园区的这个中心广场与孚日广场有很大的相似度。

皮亚诺非常钟情于广场,他认为广场是城市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:“我希望它会成为杭州的‘芳草地’,成为文艺青年们的聚集地,艺术文化的孵化地。5年以后,人们会因为这个项目想起,甚至来拜访杭州。20年以后,这里依然是建筑师们的朝圣之地,甚至可以被写进建筑历史。”

“所以,按照现在的设计,只要你在这个园区之中活动,无论如何都会经过广场。”陆皓说,“比如我们的地下车库是不能直接上楼的,你必须要走上来,经过广场。”

陆皓说,建筑不是为了漂亮,空洞的建筑,再漂亮也是废墟。真正成功的建筑,是把一种美好的场景,引入到人们的生活中。

虽然现在这座综合园区正在施工,看不到皮亚诺作品的全貌,但是从3月28日到6月28日,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7楼,有一个《渐渐件件—伦佐·皮亚诺建筑工作室建筑展》,里面展示了皮亚诺从业至今的代表名作,从手稿到模型,充分展现大师的建筑思路。或许从中可以勾勒出杭州这座建筑在未来可能呈现的模样。